環球生技月刊9月號人物:專訪台灣生技醫藥基金會董事長

翁啟惠:「培養台灣生醫軟實力,要建構完整人力價值鏈…。」

集聚台灣產學研重量級人士,初期籌資3億成立的「台灣生技醫藥基金會」,鎖定前瞻人才培育,計畫透過成立6大講座,並以長達十年的孕育,長遠性、且全方位地為台建構具國際競爭力各領域人才價值鏈,也將為台灣生技人才教育激盪出不同過去偏重基礎研發的多元面貌。

文 / 林亞歆 (環球生技月刊記者)
近年來,台灣生技產業無論環境、資金、企業逐漸到位,產業發展真正有了開始萌芽茁壯的面貌,2003年回到台灣建置中研院基因體中心,現在位居台灣最高國家研究機構院長的翁啟惠,其實回台不久,就意識到台灣生技要產業化發展,「人才」將是最關鍵的問題。

產學研結合  培養前瞻人才

   「生技人才是整個價值鏈,不只是學校培養的基礎學術人員,從研發、轉譯、試驗到製造、行銷,中間還有法規與智慧財產權等,生技產業需要跨領域的人才共同參與,」以台灣生技醫藥基金會董事長名義接受本刊專訪時,他說這才是他真正對生技人才的願景。
   只是,多元人才培育的種子,必須等待土壤肥沃才有生機,這兩年台灣生技環境、資金、企業逐漸到位,產業發展真正有了萌芽茁壯的土地。
「下一步產業要發展,我們缺什麼?」翁啟惠一次與業界提出了自己對生技人才問題的憂慮與關切,希望能以民間的力量突破生技領域產學落差的危機,協助產業培養適合的「前瞻性」人才。
   這個人才計畫的想法,很快獲得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、中天集團路孔明、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、歐科生醫技術長許照惠、浩鼎生技張念慈、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興、中研院副院長陳建仁、台大校長楊泮池等重量級產、學、研界的大力相挺,生技業界更回饋了豐碩的捐助金,「台灣生技醫藥基金會」應運而生。
   這樣的行動,是台灣生技有史來產學研整合最迅速、捐助規模最大的行動,除了說明產業面逐漸成熟外,也印證了翁啟惠所提「人才」是產業接下來發展將面臨的問題。

人才單一化  學用落差

   台灣生技界有些人都認為翁啟惠是基礎學術派的科學家,他是國際首屈一指的有機化學家,取得麻省理工學院攻讀有機化學博士,解開了人體細胞表面醣蛋白上的醣分子結構秘密,發明的「一鍋式酵素反應」,首次採用生物方法合成複雜的醣分子,直到今天為止,仍是唯一可大量合成寡醣的方法。
   他在國際有機化學科學界成名也很早,1991年40歲時就獲得,美國總統傑出青年化學獎〈Presidential Young Investigator in Chemistry〉,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的院士。應當時中研院院長李遠哲邀請,回台主持中研院生物化學多醣體研究室,最後在2006年當選中研院院長。
   7年來,「一回到台灣大家都把我當成“生技人”看待」,從原本的化學領域踏入台灣的生技領域,中研院院長身份發言必然一言九鼎,也左右了台灣生技的發展的方向,不少人因此認為翁啟惠偏重基礎研發。
   翁啟惠強調,「就像新藥開發一樣,研發只是第一步,但產業化需要更多技術人員,將研發轉譯,然後進行動物實驗,接著臨床實驗、法規,最後行銷。」
   根據統計,目前生技產業98%的產品仍是來自學校和研究單位的技轉。Merck藥廠前研發總裁(Present of Merck Research Laboratories,MRL) Peter S. Kim博士退出產業後,還是選擇回歸學校,將產業研發的經驗帶回學校的基礎研究教育。
   但翁啟惠指出,台灣設有生命科學、生物科技的相關系所越開越多,同質性卻很高,有些技術學院轉為大學後,也加入培養學術人才的行列,導致類似的基礎人才過剩,技術人員卻相對不足,標準化的教育內容,也造成高階研究人才的單一化,長久下來形成巨大的學用落差。

生技要跳出代工思維

   學校教育較少著力於產業需要的其他專業知識的教育,如:管理、智慧財產權、財務、法規等,這些領域雖聽來和生技沒有直接關係,但都是業界需要用到的能力,以法規來說,生技產品欲上市或走向全球,都必須先通過相關法規,但真正了解生技法規的人卻不多;台灣生技產業少了這樣的人才零件,將仍舊無法走出MIT(傳統代工)的框架。
   「台灣其實非常有這類的人才優勢,只是生技產業忽略或沒有重視,也沒有耐心或認知養成這類人才」翁啟惠憂心,這可能使原來該成熟的生技產業,結果朝向以技術製造為主,但附加價值低的代工方向前進,「台灣走生技代工是沒有機會的」他強調,代工思維會讓台灣生技蟄伏,無法真正破蛹羽化。
   翁啟惠建議,各大學應注重「差異化」,了解產業真正的需要並修改課程規劃,也可在教學元素中整合個領域的專業知識。評比學校的制度也應革新,避免以相同標準衡量各類學校,如專科學校中產學合作的執行情形應納入考量,而非一味地追求論文多寡。
   翁院長也呼籲國科會、教育部和經濟部等政府相關各部會重視人才養成問題,避免各自為政,翁院長表示「台灣缺乏人力資源的前瞻規劃」,因此儘管高等教育普及,培養的人才仍無用武之地。
   「要從企業的角度來看人才的問題」他強調。

設立講座  放手讓人才研究

   生醫基金會目前已經規劃設立6個講座,採推薦制,並打破生技相關研究的藩籬,所有50歲以下生技相關(包括:法規、管理、貿易…等)學者皆可由學校或研究機構推薦,最後經過董事會審理。
   綜合了產官學研的董事會也能整合各方觀點,並篩選出兼具利益與創新的項目,一旦通過,每項研究每年有250萬元的經費,一給就是10年,10年2500萬的高額經費目的,就是要鼓勵研究人員從事高風險、長期的研究,「讓你(研究人員)放手去做!」
   且不同於一般基金會短期的獎金或獎項,生醫基金會的講座經費還可存放於單位統一管理、投資,研究者可用延伸的利息作為研究經費,不必動用本金,更確保他們工作的穩定性與研究經費來源。
   其他補助項目則包含進修和研究兩方面,進修包括國內外進修、出國開會、短期交換會議等,對生技人才培育的相關活動與會議也會有補助的可能性。
   講座的活動辦法和網站將於近日公佈,預計明年1月就會發放經費。

   「我其實很早就注意到台灣生技各領域人才養成的問題,但是科技產業發展都有一定的歷程與基礎」翁啟惠說,前瞻性地培育人才,其實在他心中已經存在許久,但台灣生技產業剛起步前,沒有把握台灣生技產業化是不是真的能開花結果,不敢貿然推動人才培育計劃,那時培養的人才可能也沒有舞台!
   近年來,台灣生技產業的基礎逐漸穩固,發展方向由代工轉向新藥與高階醫材,也具備國際發展的條件,生技發展的各方條件都有了基礎後,如今,放入「人才」這把關鍵的鑰匙,期盼能打開台灣生技的大門,成功創造台灣生技產業的國際舞台。

(原文轉載自環球生技月刊102年9月號)